叫我女王(GL)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要脸

作者:媚生书名:叫我女王(GL)更新时间:2018-04-13

本站域名 www.xianwangshu.com (鲜文网) 手机访问 m.xianwangshu.com

花想容:“我们一起玩,你弹钢琴我弹吉他,我们一起来录首歌怎么样?”

云裳:“太好了,可不可以唱别人的歌?”

花想容:“当然可以,你想唱谁的就唱谁的。”

云裳:“唱你就不要想起我,可以吗?”

花想容:“田馥甄的,我也很喜欢这首歌曲。”

云裳:“我也很喜欢这个歌手。”

花想容:“你当我面说喜欢另一个歌手,真是让人吃醋。”

云裳:“好啦,我更喜欢你,我们开始吧。”

手指落下,有些低沉悲伤的前奏缓缓的从云裳的指下流淌出来,花想容的吉他也慢慢加了进来,花想容示意云裳先开口唱第一小段,这首歌云裳很熟悉,张口就唱了出来。

吵醒沉睡冰山后从容脱逃

你总是有办法轻易做到

一个远远的微笑

就掀起汹涌波涛

又闻到眼泪沸腾的味道

花想容马上接着唱出了第二段。

那些快乐难得的美好

你真的有办法舍得不要

才刚成真的美梦

转眼就幻灭破掉

祝福你真的可以睡的好

第三段两人合了起来。

明明你也很爱我

没理由爱不到结果

只要你敢不懦弱

凭什么我们要错过

夜长梦太多

你就不要想起我

到时候你就知道有多痛……

当唱到最后那几句的时候,云裳的心里突然的一阵揪痛,手指一抖有几个音弹错了,不和谐的音符一下就打破了这首歌动人的旋律,云裳的声音哽咽了一下也唱不下去了,两人都无奈的停了下来,花想容看了一眼云裳蓄满了泪水的眼睛:“又想起她了?”

云裳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花姐姐……我总是想她,怎么办?”

花想容抽了张纸巾递给云裳,见云裳在自己面前又提起雨霏这个情敌,还伤心成这个样子,心里不由得有些怒也又嫉,恨恨的说了句:“想见她就去找她,想要她就去睡她,你在这伤心流泪有什么用,说不定她现在正在跟新女友翻云覆雨纵情欢爱,没出息。”

花想容这么一说,云裳觉得心里更堵得慌了,眼泪流得更凶,看着更加伤心的云裳,花想容心里也一阵阵的揪痛,把语气缓和了下来:“对不起云裳,我不应该刺激你,我又有什么资格说你,我还不是一样独自伤心难过了几年,你就在我面前,我又能怎么样,我也一样没出息。”

说到这里,花想容的表情也落寞了下来,把手里的吉他一放:“算了,不录了。”

云裳:“是我不好,非要挑这么一首歌来唱,搞得大家都没了情绪。”

花想容:“没什么,不要难过了,这其实就是你内心想说给雨霏听的,只不过你是没有勇气当面说给她听罢了。”

云裳:“我……”

花想容:“别想这些伤心事了,天不早了,中午花姐姐给你做好吃的,下午我们好好出去飙下车发泄下心里的郁闷好不好?”

云裳:“好,花姐姐,我现在也会做饭了,我跟你一起做。”

刚说完这句话,云裳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云裳:“妈,怎么了?”

云岚:“这丫头,你还真是玩疯了,都中午了还不回来吃饭?”

云裳:“哦,我中午还在同事家吃饭,吃完饭要跟她一起开车出去兜风,我晚上回去。”

云岚:“那好,注意安全,晚上早点回来。”

云裳:“知道了。”

花想容:“你妈催你回家?”

云裳:“嗯,跟父母一起住就这样,真是温暖的束缚,我们中午做什么?”

花想容:“家里有冷冻牛排、面包、鸡蛋、黄油,还有一些水果和蔬菜,我们来煎牛排吃好不好?”

云裳:“好啊,刚好我想吃牛排了,我看下都有什么蔬菜,我来做配菜。”

花想容从冰箱里拿出牛排开始处理,云裳看了一下蔬菜有甜椒、黄瓜、西红柿,还有几根杏鲍菇,于是就做了个蔬菜沙拉和黄油煎杏鲍菇。

两人在厨房忙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一顿简单却不失丰盛的午餐就做好了,花想容煎牛排很有一手,外焦里嫩,柔软多汁,酱汁做得也很入味,吃着牛排,云裳仍然不自觉的会想起跟雨霏在一起的时候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吃饭时的情景,还总是让雨霏给自己做的菜打分。鲜文∷网∷WWw.XiAnwaNgsHu.Com

花想容见云裳又走了神,马上就提醒道:“好好吃饭,不准再想她。”

云裳:“嗯……花姐姐你尝下我煎的杏鲍菇好不好吃,这是从网上学来的。”

花想容叉起一片用黄油煎得金黄的杏鲍菇片,举到鼻子前先闻了一下,有浓郁的黄油和黑胡椒混和的香气,放到嘴里轻轻咀嚼了几下,杏鲍菇被煎得外脆里嫩的口感和菌类本身的香气马上就从嘴里溢了出来。

花想容:“真是意外的好吃,很少有这种做法和吃法,我喜欢。”

两人一起温馨的吃了个午餐,吃完饭简单收拾了一下,云裳就跟着花想容来到了地下车库,一眼就看到紧挨着的两辆花想容的座驾,一辆红色的宝马跑车,一辆黑色的保时捷超跑,红色的宝马是花想容平时出门开的,这辆保时捷虽然看起来低调,但却是车名幅其实的超跑,价钱是宝马的几倍,玩赛车的话就用保时捷来玩。

云裳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把安全带扣好,花想容一踩油门,车子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弹了出去,强大的惯性使得云裳的背一下就紧紧的贴到了座椅的靠背上,惊得云裳嘴里轻呼了下:“花姐姐,慢点开,等到了汽车公园再撒野。”

花想容笑了笑:“自从跟那帮家伙玩了赛车,我发现我真的很喜欢这种速度与激情的快感,开几圈回来浑身是汗,心里所有的不快和郁闷情绪都跑光了,好爽,所以,我一有不开心的事就出去跑,车技也提高了不少的,倒是也不常见你出来跑了。”

云裳:“一直比较忙,所以也没怎么跑了。”

花想容:“这几年你跟雨霏在一起,是舍不得浪费二人世界的时间吧。”

云裳:“我现在真的也很忙,公司好多烦心事。”

花想容:“以后烦了就约花姐姐出来跑几圈吧。”

云裳:“好,一定,我那辆放了好几年的车也该拿出来开开了,不然都要生锈了。”

差不多一个小时,两人来到了郊外的运河汽车公园,现在还是冬天,公园里的树木花草都是干枯的,湖面和河边也结了冰,实在是谈不上什么风景,不过也有好处,那就是视野更开阔了。

两人到了公园入口处的停车场的时候已经有几辆车停在那了,车里的几个人也聚集在一棵大树下正聊着天,云裳和花想容下了车也朝那几个人走了过去,发现有几个熟人,有宋明轩、霍朗、杨宏,另外几个可能是新加入进来的,云裳并不认识,花想容是认识的,大致的跟云裳做了介绍。

之后两人就跟着宋明轩和其他几个人等其他人到齐,云裳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问了句:“花姐姐,之前总缠着你那个凤一鸣不是也爱玩赛车吗?他今天不会再来缠你吧?”

花想容:“不会,他今年一年都没出来玩了,据说他爸怕他这么玩下去早晚会成个纨绔的富二代,所以把他送到加拿大去读书了。”

云裳:“那太好了,花姐姐你可以舒口气了。”

又等了一会儿,陆陆续续又来了十几辆车,花想容看了一下,在场的车已经有三十来辆了,便问宋明轩还差几个人没到齐,宋明轩说还差一个人,马上就到了,话音刚落,众人便听见一阵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从远处飘了过来,转眼间,一辆哑光灰色的梅赛德斯跑车带起一阵尘烟就掠了过来,到了停车场之后缓缓减速,之后一个漂亮的甩尾稳稳的停进了车位。

看到那辆颇有些眼熟的车,云裳的心里猛的一跳,紧接着,一个戴着墨镜,穿了一身黑白相间的运动服,显得身材更加挺拔颀长的女人从车里不紧不慢的钻了出来,当看到这个人的正脸的时候,云裳紧张的呼吸都要停滞了,心脏如同擂鼓一样砰砰砰的狂跳着:怎么她也来了……

雨霏摘下墨镜,一眼就看到了和花想容站在一起的云裳,雨霏拿着墨镜的手蓦然的抖了几下,但马上就被雨霏轻轻甩了下手臂给掩饰过去了,没想到在这个场合这么突然的看到云裳,以至于自己的心理完全没有准备好该怎么反应。

那个精致乖巧的可人儿此时正站在花想容的身旁同样惊讶的看着自己,雨霏的呼吸顿时有些凌乱起来,下意识的吞咽了下口水,在心里渴望了那么久的女人如今就在离自己几步之遥的地方,雨霏心里有一股冲动,好想冲过去把她拉到怀里紧紧的抱住、热烈的亲吻……

然而,此时这个女人却已经完全和自己没有关系了,雨霏的心里一下子就凉了半截,强迫自己将眼睛里的惊喜与热切慢慢收敛了起来。

云裳也被突然间意外出现的雨霏给惊到了,连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此时正在用热烈的眼神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雨霏,那个自己曾经靠过无数次的瘦削的肩膀,扑进去过无数次的温暖的怀抱,亲吻过无数次的红润的樱唇,云裳的眼神又是狂热又是惊喜,正巧和雨霏看过来的眼神对上,四目相撞,空气中仿佛突然爆发出只有两人才能听的‘砰’的一声巨响,云裳的心脏狂跳着,就连呼吸也变得有些不规律起来,身体微微颤抖着,垂在身体两侧的拳头也不觉间紧紧的握了起来。

在两人刚刚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云裳看到雨霏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惊讶,下一秒从惊讶变成了惊喜,再下一秒却变成了淡漠,感受这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雨霏眼神和表情的变化,云裳听到自己刚刚还在砰砰狂跳的心‘哗啦’一下就碎成了渣渣,自己的眼神也慢慢的平淡了下来,心脏上传来的一阵强烈的揪痛感使得云裳呼吸一窒,眼前一片发黑,泪水忍不住快速的蓄满了整个眼眶。

云裳强忍着就要溢出来的泪水强迫自己把移开和雨霏对视的眼神,雨霏也适时的将眼神从云裳身上移开转向了花想容,花想容先一步开了口:“雨霏?没想到你也来了。”

雨霏:“就许你来不许我来么。”

花想容笑了笑:“切,还以为你大周末的醉卧在美人怀,怎么舍得出来赛车。”

雨霏:“哪有什么美人怀,一张冰冷的大床而已。”

花想容:“那上次睡在你身边的女人是谁?”

雨霏惨然一笑:“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你身边不是也有美人陪么?”

花想容:“你说谁?云裳?”

雨霏笑了笑:“她不是跟你来的么?”

花想容:“是,她懒得回家开车了,想跟我出来溜溜散散心。”

雨霏:“她昨晚住你那儿的?”

花想容:“是又怎么样。”

雨霏惹有所思的苦笑了下:“不怎么样,恭喜你终于在三年后重得美人心。”

花想容:“你别瞎说,我跟她还没那种关系。”

雨霏:“无所谓,昨天没有可以今天有,或者明天有,大后天有,随便什么时候有,反正你对她也是惦记了很久不是么?”

花想容听出雨霏的语气里充满了浓浓的醋意,也笑了笑顺着说道:“如果我跟她有了那个关系,你打算怎么样?”

雨霏:“不怎么样,祝福你了,也祝她找到新的归宿。”

云裳听到雨霏和花想容的这段谈话,早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又不想跟雨霏再多生出什么纠葛,所以一直在隐忍着,听雨霏说到最后一句话,云裳压抑已久的怒火终于爆发出来,咬着牙狠狠看了眼雨霏低低的说了声:“你够了!”

雨霏瞟了一眼云裳:“这么快就护着了?”

云裳气得声音有些发抖,轻轻的从牙缝中吐出三个字:“不要脸!”

雨霏鼻子里轻轻冷哼了一声,不再理睬云裳和花想容,转身走向了另一边的宋明轩。

宋明轩:“约你出来一次真不容易,这次终于肯大驾光临了?”

雨霏:“最近心里闷得慌,想出来跑跑了,再不跑车都生锈了。”

宋明轩眨了眨眼:“闷得慌?为工作还是为感情?我看是为感情吧,这两年你的新装可真是春风得意势头强劲,我真该夸赞下自己的眼光,幸好在前几年就投资了新装,让我赚到不少钱,不仅保住了ceo的位置,还堵住了那帮老家伙的嘴。”(www.92txt.net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