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女王(GL) 第二百六十章 我心里放不下她

作者:媚生书名:叫我女王(GL)更新时间:2018-04-13

本站域名 www.xianwangshu.com (鲜文网) 手机访问 m.xianwangshu.com

一连拍了好几下,云裳才迷迷瞪瞪的睁开了眼,先是呆滞了几秒钟,接着突然惊叫了一声把花想容推到了一边,紧接着一把拉起一边的被子盖到了自己的身上惊恐的叫道:“花姐姐!你……你在干吗……你有没有对我做什么?”

花想容无奈的爬起来靠在床头:“我倒是想做,还是没过得了自己那关,我是不是太君子了?”

云裳揉了揉脑袋:“头好痛,这是你家?”

花想容:“嗯。”

云裳:“遭了,花姐姐,我手机在哪儿,快帮我拿一下。”

花想容下床从客厅把云裳的包拿过来:“喏,你自己拿吧。”

云裳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边有五个未接来电,都是妈妈云岚的。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自己夜不归宿该怎么撒谎?云裳这次出来跟花想容喝酒并没有告诉妈妈,本来是打算早点喝完回家的,就说是和同事一起吃饭喝了点酒,妈妈也不会怀疑,可现在自己这么晚了怎么回家?这就是住在父母身边的麻烦……

想了下,云裳还是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妈,您睡了吗?”

云岚:“小裳,你终于回电话了,你现在在哪儿?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

云裳:“哦,刚才手机在包里没有听见,我今晚在同事家住,不回去了。”

云岚:“同事家?男同事还是女同事?干吗住同事家?”

云裳:“女同事,今天下班在她家玩了会儿,时间晚了懒得回去了。”

云岚:“哦,也不跟妈说一声,害妈担心了一晚上。”

云裳:“对不起妈,刚才累了就睡着了,忘跟您说了,您别担心。”

云岚:“小裳啊,你要真交了男朋友就告诉妈,妈也好帮你判断一下,不用瞒着妈,你也大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云裳:“知道了,没事我挂了。”

挂完电话,云裳叹了口气:“真怀念以前自己租房住的日子,或许我该多赚点钱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了。”

花想容:“你还用买房子,你爸名下那么多产业,你随便要一栋去住不就行了?”

云裳:“不,我想自己买一套,这样搬出来的时候才理直气壮些,不然我爸妈肯定不同意。”

花想容:“那随你了,京城房子这么贵,就算你做总监年薪百万,也得存些时候才买得起。”

云裳:“也是,以前从来不觉得有多缺钱,没想到真用得上钱了,我连套房子都买不起。”

花想容:“要不……我借你?”

云裳:“不用了,房子的事不急。”

花想容看着云裳醉意未消的脸笑了笑,云裳:“笑什么?”

花想容:“知不知道我想跟你做那件事整整想了三年多,居然还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收住手,连我都不得不佩服我自己了,那个少女杀手的花想容真的不见了……”

云裳:“是你成熟了,懂得衡量后果、为她人着想了。”

花想容:“为什么不说我是真正的在意你,怕你醒后失去你?”

云裳愣了一下:“花姐姐,我一直都明白你的心意,三年前明白,三年后也明白,但是,我心里放不下她。”

花想容:“你放不下她又能怎么样,如果她真的交了新女友,你打算怎么办,一辈子陷在对她的感情里不出来么?”

云裳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花想容:“你又何苦让自己受这心理和生理双重的煎熬。”

云裳:“没办法,我就是接受不了别人。”

花想容暧昧的笑了笑:“你把我当做临时情人怎么样?我可以满足你心理和生理的需要,如果你能爱上我就给我转正,如果不能……等你找到真正爱的人再一拍两散?”

云裳:“花姐姐,别开玩笑了,这么做对你对我都太残忍。”

花想容叹了口气:“就知道不可能,我随口说说罢了,谁让我对你总不死心。”

云裳:“不说那些了,困了,你睡不睡?”

花想容:“我能在这里睡吗?”

云裳:“你要能管住你自己我不介意。”

花想容:“算了,我还是回自己房间去睡吧,不想自虐。”

第二天一早,花想容和云裳都还在睡梦中,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把花想容吵醒了,花想容颇有些不情愿的接听了电话,是宋明轩。

花想容慵懒的问道:“什么事?”

宋明轩:“大明星,我找你自然不是为了要签名的,下午两点运河汽车公园有场2013年度场地友谊赛,有兴趣的话来玩玩吧,这可是今年最后一场了,还是京城这批熟人。”鲜文¤网¤WWw.XIAnwaNGSHU.Com

花想容:“好,我会准时到。”

挂掉电话之后花想容看了下时间才早上八点,这个宋明轩明明是下午的比赛一大早就打电话,真是烦人,花想容悄悄的起了床,看到云裳的房间门还关着,里边没有动静,也没敢吵她,于是到卫生间洗漱了下就去准备早餐了,先是把咖啡煮上,又煎了两个火腿蛋饼,还做了份水果沙拉,花想容刚把早餐做好,云裳就揉着眼睛从房间出来了。

云裳:“花姐姐,你在做什么早餐,好香。”

花想容:“火腿蛋饼,快去刷牙洗脸过来吃饭。”

云裳快速跑到洗手间洗漱了下,花想容已经把早餐端上了桌,把装着蛋饼的盘子推到云裳的面前,又把刀叉递了过来:“来,趁热吃。”

接过刀叉,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笑意盈盈的花想容,云裳的心里有根弦莫名的被触动了一下,突然想起了自己和雨霏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自己早早的起床帮雨霏做早餐,然后满心期待的等着她醒来,看着她一口口吃掉自己亲手做出来的食物,那种温馨、幸福和满足感,现在想起来还暖暖的,可是现在,自己却再也没有为她做早餐的资格了。

云裳的心里好一阵落寞,默默的举起刀叉漫不经心的切着盘里的蛋饼,花想容:“是不是花姐姐做的不合胃口?”

云裳:“啊,没有,花姐姐的手艺比我好多了……蛋饼又香又甜,真的很好吃。”

花想容:“好吃就把它吃光吧,有人陪我吃早餐,真幸福。”

吃着热腾腾的蛋饼,喝着香浓的咖啡,云裳的心里却依然在惦记着雨霏,这个周末的早餐,有没有人起床为她做早餐?

花想容:“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是不是又想她了?”

云裳没有说话,低下头默默的切着蛋饼。

花想容:“真不知道雨霏那个女人上辈子修了什么福,一直让你对她念念不忘,有时候想想真是有点嫉妒她。”

云裳:“花姐姐……”

花想容:“不提她,刚才宋明轩打电话说下午两点在运河汽车公园有今年最后一场场地赛,我看你最近也挺闷的,跟我一起去跑一圈吧。”

云裳:“我还得回家开车……我的车好几年没开过了,也不知道车况怎么样。”

花想容:“什么车?”

云裳:“一辆杏红色的gallardo,我二十岁那年爸爸给我的生日礼物……”

花想容:“你要想开出来溜溜我开车送你回家取你的车去。”

云裳犹豫了下:“算了,下次吧,等我回家把车好好检查一遍,今天就坐你的车去随便转转好了。”

花想容:“好,其实之前雨霏给你买那款蓝色的欧陆挺不错的。”

云裳:“我也很喜欢那辆车,开起来舒服又低调奢华,我那辆gallardo颜色太靓了,有些太扎眼。”

花想容笑了笑:“跑车嘛,总是喜欢设计得扎眼一些,幸好我买了辆黑色的拿出来跑,对了,我想起一件事,前段时间在一个汽车论坛看贴子,里边有车友拍到一辆巨爵的超跑,太空灰的,轮毂周围还刻有巨蟹座的标志图案,这辆车从来没在市面上见过,发贴人说可能是哪家富豪开出来的私人定制款,我记得前些年在网上看到一个新闻,说是是倪泽成为自己爱女的18岁生日定制过一款,现在回想一下应该是你吧?”

云裳:“是……我那天心里有点闷,自己开出来到六环外一条路野上兜了一圈,还真有人拍到了。”

花想容:“网友的力量是无限的,我对你那辆车很感兴趣,不如下午开出来溜溜?”

云裳:“还是不了,我18岁那年开过一次上了新闻,之后爸爸就不让我开了,说太扎眼,我今天就踏实坐你的车出去转转就好。”

花想容:“那好吧,吃完了吗?吃完给你听听我新专辑的抢先版。”

云裳:“吃完了,你这张专辑的名字取好了吗?里边的歌曲都是什么风格的?”

花想容:“叫执著,歌曲的风格……怎么说,算是比较复杂的,一共十二首歌,一半快歌,一半慢歌,风格有温柔的、舒缓的、性感的、悲伤的、狂野的,还有歇斯底里的,不仅会体现我往常给人的各种形象,还会把我内心对于对于爱情的执著甚至偏执通过近乎嘶喊的方式表达出来,这张专辑更全面的展示了我这几年的成长与成熟,也算是对我出道几年以来在音乐上所取得的成绩的一个小的总结,总之,是想向歌迷表达我对于爱情、对于音乐,一贯的、执著的深爱和坚持。”

云裳:“听你介绍的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快放给我听听吧。”

花想容带云裳到了自己平时用来练习和创作的房间,这里类似于一个小型的工作室,里边有简单的录音设备、电脑、还有吉他和电钢琴,桌上有一个cd机,花想容从桌上拿起一张cd放进唱机按下播放键,轻快跳跃的旋律伴随着花想容微微沙哑的标志性嗓音流淌了出来,第二首则是一首舒缓的慢歌,专辑的主打歌执著节奏动感强劲,花想容用自己擅长的富有爆发力的嗓音表达着自己对于音乐的执著,很好听也很给力,云裳还喜欢专辑里边的另一首歌——受虐狂。

这首歌曲表达的是得不到深爱的人的失落与悲愤,为了爱情被伤害得遍体鳞伤却仍不舍放手,以至于最后变得有些抓狂和歇斯底里,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受虐狂,歌曲前半段是舒缓伤感如同自述般的吟唱,后半段则是对前述累积的悲伤情绪的宣泄和爆发,整首歌曲张力十足,□□部分甚至接近嘶吼,把一个人被爱情所伤的怨恨和不甘发挥得淋漓尽致。

你衬衣的飒爽

你发间的清香

你红裙的**

你眼神的迷茫

你多变的模样

迷惑人的表象

让我坠入情网

我爱你到发狂

然而,一转眼

你却已变了样

你撇嘴的不屑

你挑眉的张狂

恨得我好牙痒

气得我直发慌

我又能怎么样

已上了你的当

一边爱一边伤

纵然恨还是想

原来我是一个

爱你的受虐狂

谁让我是一个

爱你的受虐狂

我就是受虐狂

爱你的受虐狂

我也不想这样

可我又能怎样

忘不掉就只好

做一个受虐狂

花想容独特的嗓音和充满感染力的演唱,再配上恰如其份的歌词和旋律,听得云裳心里满满的都是震撼和感动,云裳认认真真的把每一首歌都听完,用充满欣赏和崇拜的眼神看了眼花想容:“花姐姐,你唱的好棒,每一首歌都很好听,好喜欢。”

花想容:“最喜欢哪首?”

云裳:“执著和受虐狂,唱得真是惊心动魄,听得心跳都加快了。”

花想容把cd从唱片机里拿出来:“这么喜欢,喏,送你了,这可是不对外发行的内部珍藏版。”

云裳:“你还没给我签名呢。”

花想容从桌上拿出笔,现场在唱片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想了下又在后边加了几个字,云裳接过唱片看了眼那串字:“花想容,送给最爱的人。”

看着后边那句刺眼的字,云裳有点不好意思:“花姐姐,这个……”

花想容挑了挑嘴角:“最爱你,不行吗?”

云裳:“你这张专辑的封面很另类,怎么想起染一头银色的短发,还穿着银色的制服,好象科幻片的造型。”

花想容:“造型师说是为了切合专辑主题,展现我不同于平常的另一面,我估计他们是比较喜欢搞些新鲜奇怪的概念出来,我看了之后觉得还挺帅气,所以就定下来了,你不喜欢么?”

云裳:“喜欢……只是有些意外,可能平时看你或性感、或魅惑看多了,突然这样一时有点适应不过来,这样正式发行了估计也会吓歌迷们一跳吧?”

花想容哈哈笑了笑:“吓一跳没关系,不讨厌就行,造型只是包装,里边的歌曲才是内涵,对不对?”

云裳:“对,跟你在一起总能激起我内心深处的歌手梦,真想扔下一切也去做个歌手。”

花想容:“以前在新装你是放不开雨霏,现在在淘百你更放不开你爸了,我看你这做歌手的梦是难了。”

云裳:“我应该像你一样,不管谁的反对直接就先斩后奏,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花想容:“如果说你刚毕业的时候这么想还真有可能成了,现在……我看你还是安心的帮你爸打理公司吧。”

云裳:“也只能这样了,花姐姐,我想玩下你的电钢琴可以吗?好多年没弹过不知道忘记了没有。”(www.92txt.net 就爱网)